辞职专做监督员


发表时间:2017/6/23 14:59:11 位置海宁市人大常委会公共信息网代表风采辞职专做监督员

  2014年,海宁市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启动试点,黄湾镇闸口村把试点放到了该镇人大代表胡国良所在的村民小组。这项大规模的隐蔽工程最怕村民不配合,也怕施工单位偷工减料,一旦覆土再出现问题,后果不堪设想。如何保证每一环节的施工质量,村里把监管施工的任务交给了胡国良。
  自那起,每天早晨七点,胡国良跟着施工队准时上班,常常现场一泡就是一整天。“每个污水井深度多少,下面铺的钢筋网要多厚,这些我都要看过。”为了保证施工质量,胡国良检查过后还要用手机拍下来存档,“原来以为可以兼顾两头,一周下来发现这个工作还真是一步都不能离开,考虑再三,狠下心辞了原来的工作,家人想法蛮大,我说这事儿我自己说了算!”
  这个有点“轴”的代表在监管中更轴。“你拉走!我拍照发给镇里核实过了,要求八级管子,这是四级的,肯定不好用!”这天一大早,胡国良就和供应商较起了劲。供应商要求先放一放等有时间再拉走,“不行,立刻拉走,不拉走不让你做下去。”供应商没了掺假机会,乖乖拉回去换了一批,等一根根验过后,这一天的施工才开始。
  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还有一个难点就是村民的配合。当地农村有个传统,就是别人家的污水管不能往自家门前走,可现在的污水管是要往家家户户门前走了。对此有理解配合的,也有不愿意的,胡国良为此几次三番上门劝说,有时还被农户骂出门来。有一次在河边劝说时,甚至还被一把推进了河里,等他浑身湿漉漉爬上岸,不少人劝他,乡里乡亲的别做了。“我既然做了这份工作肯定要做到底,我不做也总要有人去做的。他一时想不开,我理解,不怪他。”此时,这个“轴”人黑黑的脸上泛起了憨憨的笑,本来就细的眼睛更细了……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这件事后,那家农户的态度来了180度的转变。
  2014年底,辞职后的8个月里,胡国良负责的144家农户农村生活污水设施改造完成,可家里的收入却少了“一个五位数”,但他无怨无悔,“我是人大代表,村里这么信任我,这是一项惠民利民的工作,苦点累点,我高兴!”


html版仅供SEO优化和搜索功能使用,点击查看Flash版